公司新闻

对话陈建漂,“走进”云起东方·腾越红木的“前

 
        前几日,我有幸参加腾冲市委宣传部组织的“‘凝聚文化精髓  崛起极边之地’腾冲文化之旅全媒体行”活动,走进位于腾冲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集开发、设计、生产、销售、服务为一体的红木家具企业——“云起东方·腾越红木”。
 
        走进展厅,一款款造型完美、格调典雅、装饰得体、工艺技术精湛的红木家具呈现在我的眼前,我不得不叹服腾冲文化的博大精深、手艺人技术水平的高超卓越,以及近年来腾冲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!然而,对于红木家具行业我知之甚少,带着些许疑问,通过对话公司董事长陈建漂,“走进”云起东方·腾越红木的“前世今生”。



笔者:陈总,您好!上世纪90年代初的时候,相比起率先改革开放的沿海一带来说,腾冲很落后呀,您为什么会选择来腾冲?
        陈建漂:来腾冲是一个偶然的机会。因为师父的一个电话,我带着对世界的未知,坐上了冰冷的绿皮火车,历经七天七夜的长途奔波,辗转昆明来到了这里。90年代的腾冲,是一座城市建设落后的小城,但这里厚重的历史文化,质朴的人文民风,优美的自然环境,让我感到如家般的舒适。伴随着对当地历史人文越来越多的了解,那种归属感愈来愈强烈,于是我在这“肥沃的土地”上“生根”了。
 

 笔者:有人说您是白手起家的,您赞成这种说法吗?
        陈建漂:这样的说法严格来讲是不准确的。当年我是带着一双勤劳而灵巧的双手,作为一个手艺人而来的。1994年初到腾冲时,我进入在当地比较有名气的一家台资企业“威霖公司”做雕刻。由于受1997——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,威霖公司的生意一天不如一天,在1999年的时候停止了生产。我自谋出路到一家做根雕的企业里搞管理,直到2004年。在这五年时间里,我积累了很多管理经验、人脉关系和一定的资金。2004年,由于一些主观因素的存在,企业没能坚持走下去,这就倒逼着我创业。2005年,我开始带徒弟、办厂。二十多年来,正是凭着对所从事行业的无限热爱,潜心钻研,持之以恒,才有了腾越工艺品厂、腾越红木以及今天的云起东方艺术品公司。所以说一切皆有因果,今天的果,皆为昨日的因。我时常感慨,能来到腾冲是我一生的幸运,因为这儿有泥土,能让我生根发芽。

笔者:2005年之前,您一直在进行根雕艺术创作,为何后来想到进军古典家具行业?
        陈建漂:进入古典家具行业,应该是偶然中的必然,必然中的偶然,或者说是兴之所至,有了想法并付诸实践的结果。2007年回老家时,我看到有朋友在做仿明家具。那一刻,明式圈椅那悠雅简洁的风格,流韵婉转的线条,淡雅沉着的气韵,就让我深深折服了。喜欢,还是因为喜欢,没做市场调查,没有可行性研究,只凭直觉,就觉得这行业前景广阔!

笔者:这一路走来,您认为收获最多的是什么?
        陈建漂:如果说创业也算故事的话,那么这一路走来,因为心存热爱,因为诚恳待人,因为踏实做事,不轻言放弃,不急功近利,不好高婺远。才使得我们从一个小作坊到市级规模企业、到中国优秀红木企业。我一直强调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,我们不追求暴利,只赚份内的钱。两年前,红木原材料的暴涨暴跌,我们没有追逐暴利,避免了一场大难,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。所以,控制自己的贪欲,有所为有所不为,才能平安顺利。做实业,要的是平常心,以农民的心态耕耘,春天播种,秋天收获,这才符合自然规律。

 
        笔者:每个企业都会有自己的三年或五年规划,您今后的发展方向是什么?
        陈建漂:目前,云起东方·腾越红木在国内外已有一定的知名度,但要想在这一行业中走得更远,必须有对这一行业由衷的热爱、独特的匠心、不断的创新。我们已从一对多向一对一个性定制化服务模式转换,从量化生产向量化加个性订单转换,从单一化制作向集成化靠拢。说起今后的发展方向,每个企业都会有自己的三年或五年规划,大概的方向肯定是有的,但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信息时代,有时候一切计划都显得苍白无力。但我们会一直立足于客户的需求,坚持原创,实现客户的满意和企业的提升。


笔者:您怎样看待幸福?
        陈建漂:我一直认为自己是一名踏实的手艺人,并且一直把企业当成一件作品,倾注着情感与理想去雕琢。我眼中的成功不在于赚了多少利润,而在于有适当的利润可用于周转的基础上,让客户达到品质与品味上的高度认可。我们未必要成为第一,但人只要能创造价值,能为他人提供服务,那他就是有价值的,他就是一个幸福人!